<address id="vfci42"><bdo id="vfci42"></bdo><tbody id="vfci42"></tbody><tbody id="vfci42"></tbody><label id="vfci42"></label><q id="vfci42"></q></address><acronym id="vfci42"><form id="vfci42"></form></acronym><bdo id="vfci42"><form id="vfci42"></form><address id="vfci42"></address><em id="vfci42"></em></bdo><abbr id="vfci42"><small id="vfci42"></small></abbr><dd id="vfci42"><legend id="vfci42"></legend></dd>
                    <small id="vfci42"></small><div id="vfci42"></div>
                  1. 又一次,回想起那段一起走過的日子,彩虹派對笑了,也哭了。
                    從一起上幼兒園,直到一起上小學,過完這8年,我們到不同的中學去了。漸漸地,學業繁重,我連自己幾歲都記不清。(記不記得你爸媽姓啥)扳著指頭,原來我是14歲,那麽,認識你12年了,一生中86%的時間都與你度過。一年後,15歲,13年,87%;兩年後,16歲,14年,88%......看著計算器上長長的數字,我笑了:原來,已經這麽久。你也該是除了親人外唯一與我相處這麽久的人了。(正所謂穿開裆褲玩大的夥伴)
                    從十年前一起上幼兒園,一起去公園,劃船、玩滑梯、釣魚想到這些,我都忍俊不禁。
                    還記得剛學英語時,我們在街上遇到,我們都各自跟著自己的老媽。見面,打一下招呼,一起走,然後說:我們說英語吧!然後都各自說了一堆對方和自己都聽不懂的話,恐怕連CHINGLISH都算不上。(哈)想到這,我拿被子蓋著頭,大笑著。
                    我們一起度過了小學六年的時光,不但是同學,更是知己,是可以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是競爭對手,是榜樣想到這些美好,自己在微笑。
                    終于,到了那個十分傷感的時刻,因爲要畢業了。在回校取錄取通知書時,對于許多同學,或許再也難以見到。我紅著眼,向幾位好朋友擁抱、告別。
                    初一的時候,我們還能在周末上網,聊天,玩遊戲,但後來連聯系都少了,因爲學業。這可惡的學業啊!
                    多少次提起電話,遲疑地按下每一個數字,但每按到最後一個卻扣下電話。然後懊悔,再拿起,再撥,再放下我害怕好朋友間無話可說的尴尬,我甯可記得以前美好的時光,一起走過的日子,也不希望讓一個尴尬的電話凍結我們的友誼。
                    我終于撥出了那個電話,但並沒有如我所想,我們沒有尴尬。我說的第一句話:嘿,還記得我嗎?哈,老淩吧!(還老呢,老小子)在那一刻,我感動萬分:我們的友誼沒有褪色,依舊是那麽溫暖。不會無話可說,而是可以毫無顧忌地說。我心情愉快地放下電話,高興無比。
                    回憶完種種,我想,再打一個電話吧。
                    算了,他作業多,不要打擾他。
                    這可惡的學業。【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來日
                    仿佛只是剛喘完一口氣,節日氣氛濃濃的寒假便溜走一大半了。功課明明都大多完成好了,我卻始終提不起精神。缺什麽了?是喔,一篇作文,答應要寫作文便不能反悔了。于是,我坐在電腦前絞了半天的手指
                    小魚缸旁的水仙花飄來幽幽花香,舌尖會有種香香甜甜的幻覺。我不懂賞花,因爲我偏愛帶芳香的花卉,不同的花香仿佛就是各種花的名字。名未知,先把花香嗅,明了。想來,我也不過是俗人一個。
                    自我記事以來,每年春節家裏都會種上兩三盤水仙花,從不間斷。而且,這差事每次都是外公一手包辦。花盆、鵝卵石、水仙頭這些必要的物件,在每年積累下來,我都記得一清二楚了。
                    今年,我出奇地向外公請教了一回種水仙的事。並不是我感興趣,而是我看到外公默默在搖椅上,一手扶著老花眼鏡,一手整理水仙頭的樣子,會莫名心酸起來。繼而我又會想到,不知道哪一年,家裏沒人種水仙了,不會再有幽幽的水仙花香在家裏釀著了,我該怎麽辦?只怕唯有自己動手了吧。要刮開水仙頭的一層皮,但又不能刮傷水仙待發的嫩芽。這和啓蒙孩子差不多吧。我盡心盡力地模仿外公整理水仙頭的技巧,暗嘲著自己的杞人憂天。
                    但要知道,在某年某日,在你的身邊,一件平凡的事發生了改變,卻會讓你心酸地落淚。這也是幸福,曾經的幸福。
                    在今年寒假出行時,在無數次回家的路上,當面臨選擇大馬路和小巷這兩條歸家路線時,我往往會選擇後者。爲什麽?因爲我曾經上過的幼兒園就在裏面。
                    那條小巷名爲崔府街,每當我從巷口往裏望的時候,我總會忍不住往裏面踏進一步,接著再也停不下腳步,我仿佛是被思念牽引著的迷途小孩。那條巷子不深,恰好夠我靜下心來散步一程。巷子裏面總是那麽祥和,又或許溫柔可人的是我兒時的記憶罷了。小狗總是趴在商鋪外睡覺,悠哉遊哉;西關大屋裏的人家又在自家門口擺賣著老一輩的零食;鄰裏之間又在巷口開始了麻將大戰頭上頂著匍匐的葡萄藤棚架被重新刷新一了遍。我只可惜濃濃的葡萄藤被狠心地扯去,種上了新的。往日,一擡頭,我總能找到一兩串青澀的珍珠葡萄,覺得特別新奇有趣,因爲我清楚地記得,幼兒園的老師摘過給我們吃。如今,天空的白亮無神,仿佛是失眠的人兒,無辜地望著黑夜的眼神,怎能不讓我心生憐惜?
                    我繼續往前走著,抹上回憶的色彩,小巷深處模糊得只見輪廓。是四個人的背影,引人發笑的組合,兩雙爺孫。我,和我的外公;她,和她的外公。我和她勾肩搭背,粗聲粗氣地大笑著,毫無小女生的形象。我的外公和她的外公儒雅有禮,小聲談論著拿手好菜的做法。
                    她是誰,我第一個摯友,第一個志趣相同的人記憶被流水歲月沖刷得模糊。似是故人來,時候未到罷了。想不起來的時候,我是欲哭無淚。
                    近來我看了一篇趙叔空間的小文後,有些心虛。夜裏睡不著時,我會想起這篇文章,繼而面黑思過。是我性格古怪了點吧,受委屈的人不少了。我把被子蓋過臉,依舊淡然地睜著眼。我看到一片落到地上的楓葉,它還是火紅火紅的,不是自然而落,而是被狂風扯下來的吧。在別人的心中,它應該是在枝頭搖曳著,像烈焰一樣,像一種強烈的情感一樣,在枝頭燃盡自己才是它的歸宿。可是,落葉只能歸根,何須糾結?彼此早該釋懷了。
                    這個寒假,我沒有補課,我沒有預習,我沒有惶恐。我根本不像一個沖刺中考的初三畢業生。論分數,每年那麽多取得中考好成績的學生,我能排到十萬八千裏了吧,何須爭這虛名。通往廣場的路,不止一條。這種奇怪的想法,讓我分不清對錯,這才是讓我彷徨的原因。
                    誰知道呢,分數是其次,能力是首要,前路也會漸漸明了。自彩虹派對從香港回來,目標也漸漸清晰起來,船到橋頭自然直。
                    來日,不一定方長。這種悲秋傷冬的事,想必是中考前的最後一次了吧。
                    來日,也不一定能重逢。彼此,相遇相識相知,請珍重。

                    【星火作文網 www.easyzw.com】

                    一起走過的日子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2 2001